信任传播(2016年社会化媒体传播类型)-陈大大

发布时间:2021-08-03 09:11 文章来源:未知

  社会化媒体传播的第二个类型是信任传播,也可以称为“互动传播”,是指发生在一定社群内、基于现实中相对成熟的社交关系的互动式交流。

  社会化媒体在诞生之初,就以互动性社交为主,并且互动传播的人群巨大。关注、@、转发、评论、点赞等机制都是社会化媒体互动性的体现。

  在社会化媒体逐渐承载了巨量信息活动的今天,可以说,它满足了人类的自然互动需求,即通过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信息分享,用户进一步建立、维护和扩展自己的多元社会人际关系。当虚拟的网络平台建立于“实名制”呈现真实的社会化网络的时候,当真实的社交关系粘性经由“熟人圈”覆盖更广阔的用户人数的时候,具有强大互动传播效果的社会化媒体也就真正体现了其所谓情感交流的诉求,因此也使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更增添了亲密和信任。

  腾讯微信以其广大的QQ用户群为基础,QQ的互动通信特点也在一定程度上移植到了腾讯微信中,微信的互动传播与QQ、MSN等即时通讯工具中“群”的传播也有相似之处。

  然而从群体结构和传播方式上看,微信的互动传播与SNS的传播方式最为接近,即一般发生在具有强关系连结的群体中,且具有较强的排他性。互动传播的群体是一种准封闭集团,只在熟群体中以社群为单位小范围传播,成员间关系同时有线下互动的维系,因此从本质上来说,社会化媒体的互动传播是一种强关系社交。相对于微博,微信用户之间的互动更为私密,即使是发布于“朋友圈”的内容,也只是亲密群体内部的“传播”,而非广泛的大众传播。且微信基于现实社交网络的“圈子”,让彼此之间更具有身份的认同感和“圈子”的归属感,典型的“强化强关系,弱化弱关系”。

  不论是“一对一”的互动,还是群体成员之间的圈子互动,用户对于自己所处的“互动情境”有更具象更准确的认识和信任,能够排除非社交好友的“局外人”参与。

  这并不是由社会化媒体的平台特性决定的,而是由微信所基于的用户之间的“社会关系”所决定的。

  互动传播在微博中的表现是它更善于“制造或者引发共同关注的焦点或者事件”。

  这种高度的情感能量的传播能够较为迅速地聚集群体,并引发特定群体的高度团结,从口口相传到通过积极的转发和评论参与到整个互动过程中,在这种情况下,微博在“群体情感、集体兴奋度”以及“情感刺激”的强度方面要高于腾讯微信。

  且在微博中,对某一话题的讨论往往会形成各“意见派别”,博主会对自己所归属的“意见派别”有明确的认识,并对其它非属的博主产生“身份排斥”。而在“私信”功能中,彼此交流的两个用户之间,其互动是明确的、私密的,对其它局外人“设限”。

  通常是私人的碎片化的语言和生活痕迹的记录。互动传播的目的并不在于引发广泛关注,而是一种自得其乐的自我展示方式:只要知道的人知道,其他人则无所谓。如果获得他人的转发或者评论或者“赞”,其实也是一种对个体身份的肯定以及在整个朋友圈中身份的确定。这就属于信息传播中除了情感能量外的另一种交换,即符号资本的交换。这是除了情感资本以外吸引群体成员加入到互动中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社会化媒体当作生活与心情日记,用碎片化的语言记录下自己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并且与朋友们分享经历与感受。

  它为生活压力提供了宣泄口,不良情绪可以通过发社会化媒体得到发泄,也可以通过社会化媒体的互动得到朋友的安慰和鼓励,这种基于“现实生活中相对成熟的社交关系”的传播方式更强调的是“个体散播信息的意愿”,传受双方通过“对象性鲜明”的私密的交流,增强了彼此感情的粘性,从而形成了更为稳定、成熟的熟人交际圈。这种传播行为会使得用户之间拥有共同的情感体验,从而进行更加有效的情感互动,并使得这种人际间的信任传播不断持续下去。